我們教會很小,聚會人數很少,大約三、四十人。主日學規模也很小,主要有三個家庭的小孩,再雜七雜八,外帶一些偶爾來的孩子,大約6至12個。年紀最小的,是幼稚園小班,年紀最大的,是剛升上國一的學生。而我們這些父母,理所當然就是主日學老師,不遑多讓。

即使,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,今年的兒童紀念主日,我們全體主日學老師決議要讓孩子們包了整個崇拜儀式。從司會、司琴、短講、禱告、演戲、詩班、收奉獻、招待,通通都由孩子們上。除了祝福禱告,這個一定得請牧師。

兒童紀念主日是在十月底。九月開始,整個主日學課程就是練習要獻的詩以及排戲。至於,司會、司琴……這些個人項目,就交給家長們負責處理。好比,我女兒負責短講,演講稿與事前的練習,當然就是由我來監督執行。

事情就這樣走著,大家都覺得很順利。沒想到,到了即將上場的前兩週,個人項目開始爆出問題。

另一個負責短講的學生,講稿遲遲寫不出來,後來說寫完了,卻突然找不到。上場前兩週,一個老師還特別聚會後留下來,陪他重寫講稿,但到了當天,他說無法上去短講,沒有說明任何原因。

還有一個是負責禱告的學生,也是50字的禱告辭寫不出來,最後私下探詢他母親的意見,才發現他非常害怕,壓力大到他向母親表示「不想來教會了」。於是,我連忙跟他說,「要換成收奉獻或招待嗎?」他點頭說好。

其實,我們的短講與禱告設計都是非常簡單,就是上台去唸講稿。而且這些事前都有跟學生說明再三,當時個個都覺得「太簡單啦!ok沒問題。」

沒想到,越到後面,真的要上台了,反而底層潛藏的壓力就迸出來。這兩位出狀況的學生,在學校各項表現都很不錯,在主日學裡面,他們年紀都最長。相較之下,那天的司會才國小二年級,後來換上去的禱告,則是幼稚園中班。他們年紀最小,一點也不怯場。

這件事讓我有很深的感觸。年紀愈小的,心思愈單純,信心越大。年紀愈大的,心思愈複雜,信心越小。

年紀越小的孩子,老師怎麼說,他就怎麼做。他們不會想太多,於是穩穩的把事情做得很好,甚至超過他們這年紀該有的水準。而年紀越大的孩子,想東想西,太在乎自己的表現,太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,懷疑著自己的能力,不相信上帝與老師的帶領,任憑思緒漫天毫無限制地亂想,架構出巨人般龐大身影的恐懼,終於壓垮了自己,自動退出舞台。事實上,不管他們表現得如何,所有的長輩都會覺得他們能上台,就很了不起了,都會給他們拍手。

人生路上,也是如此。心思意念複雜,越想要靠自己,重擔越是壓肩頭。反倒那些像小小孩的,不過度擔心世俗的評價與別人的眼光,擁有單純的信心,懂得倚靠上帝帶領的人,反倒力上加力,更為有福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ern 的頭像
tern

毓林園地

te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